她说#仏露#

坏老师,就选唧唧,整个戳死我了【瘫痪在床语无伦次

冬寂:

娘塔百合,cp弗朗索瓦丝x安娅。

一个千字摸鱼段子,给棠《致你一束风》的投(捅)粮(刀)回礼

谈人生请不要找我,找她吧【微笑】

==============================




我问阿尼娅,女孩儿,要跟我约会吗?

阿尼娅不说话,她只是笑,笑完了就不再看我。她转过头,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对着昏暗的灯光把照片看个没完没了。她为什么避开我不看,非要去看照片里的那个弗朗索瓦丝呢?我搞不懂。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有一点别人搞不懂的事,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她。

寝室里的姑娘们在起哄,她们穿着硬挺挺的,还没洗过的新军装,新鲜劲儿整整一天都没过去,有两个现在还抓着衣角,好像还有镜头对着她们似的。

“阿尼娅,你为什么不出声啊?”

我坐在窄小的,几乎容不下什么东西的桌子边上,眼睛盯着阿尼娅散到床边的头发梢。它们被灯光照得发白。

“嗯……下次吧。”她的声音里带着窃笑。

我在下面添油加醋地吓唬她,“没有下次啦,阿尼娅。你要是不答应,明天德国的飞机来一趟,你就见不到我啦!”

发梢抖了一下,一下子全收到床铺里面去了。她忽然坐起来,一对儿浅紫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了吗?”她说,“要是这样,我们一块儿去天堂里再约会吧!”

我听见了更多的哄笑声,阿尼娅的脸红红的,像是忽然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郑重地许诺。

“我,我是说——”

熄灯的号子打断了她的话,姑娘们恋恋不舍地脱掉了军装,把它们盖在自己的被子上。黑暗里我听见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声,阿尼娅从上面垂下她的脑袋和几缕头发。她真漂亮,我想,像个倒吊着的提线木偶。

“索娅……”

我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而她像是忽然噎住了,愣了一会儿,最后贴着我的耳朵小声嘟囔了一句“晚安”。

那不是我的女孩儿在她短暂生命里的最后一句话,却是最后一句仅仅属于我一个人的。

第二天我在防空警报里醒来。整个城市的人都在逃跑,爆炸声在人群里掀起一阵阵惊呼,爆炸的间隙则是一阵阵哭声。我勇敢的姑娘们却来不及哭,穿着被蹭脏的新军装,在废墟里寻找还活着的伤员。

阿尼娅跑的很快,她的体力似乎和她精致的身体不相符。我和另一个姑娘跟在后面,看着她攀上断垣瓦砾。她站在上头冲我们挥手。

“快点儿,快叫伊莎,这儿还有人!”

我转头去喊,然而就是这么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我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喊出口,就被扑倒在地上。

厚重的砂土盖在我身上,耳朵里是爆炸的余响,发出一阵阵嗡鸣,掩盖了一切声音,反而让人觉得安静。

那一刻,生死的边上,我想起的竟然是阿尼娅前一天晚上的那一句晚安。假如没有那一个吻,她原本是想告诉我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搞不懂她,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我还是喜欢她。

我像一个死去的人一般被埋在灰烬里,蜷缩着身体,忽然干呕着哭了出来。

评论
热度 ( 65 )
  1. 一濑冬寂 转载了此文字
    坏老师,就选唧唧,整个戳死我了【瘫痪在床语无伦次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