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仏露】我爱你


   
  一秒前我们相遇,在这一秒中我爱上了你,一秒后我已在疯狂地想念你。

  我亲爱的女孩,我这大概是我们所来往的最后一封信了,我想过我们有一天会相爱,但没想过会这么快,是分别得这么快。快得我没法告诉你我爱你,爱得那么深刻,但我只用了三秒。

  第一秒我们相遇,你从我身侧走过,纤直的手指搭在围巾上。我记得那是条质量不太好的灰色羊毛围巾,至于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亲爱的,你的脸上可沾了不是一星半点。不过那时我倒也没看到太多,你的嘴唇和下巴藏在围巾和呢绒领里,我只好看着你的眼睛啦。直到现在我还在想,那是双怎样的眼睛,我从所有诗句中都找不到可以用来描述的,那太痛苦了,我想我读了太多济慈的诗,以至于这个世上能满足我对于爱的欲望的恐怕仅有你一人。

  第二秒时我才爱上你,如果说上一秒是猝不及防,那么这一秒,迎接你的将是一个完完本本的我。但这不能解释我为什么爱上你,它被剪掉了,好像蒙太奇似的,我想在很久以后我能找到答案,可当我们真的相爱时,这些答案算得了什么。我能为你唱诵诗篇,无数首炙热的爱情诗为你发声;你能为我踮起脚尖,从天鹅湖到睡美人一一为我演奏。那时我会不断地爱上你,你会爱我吗?你是穿着雪的吧,我亲爱的人,或许你连同身心都是雪。

  所以我甚至不敢触摸,只因为每当想到你我的手指总会发热。

  第三秒对我而言万分残酷,你已经滑出了我的视线。我发疯似的回忆你,那是双怎样的眼睛啊,那是双怎样的眼睛啊!那是个怎样的女人啊!我的词汇形容不出你,你在我的眼中记忆中都蒙上了一层雪色的薄雾,然后你就成了我的沉疴,我的痼疾。我好像变成那种非疼痛不能满足的人。

  这是我最后一封信了,上帝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秒,第一秒我出生,第二秒我活着,第三秒我就死了。你当然不知道在这三秒里已是我的一生,爱一个人不就是这样吗,我的女孩,爱就是爱,爱又是自由和疼痛,爱又是欲望,爱也是生命!我不能形容我对你的爱。爱是诗是雪是陶瓷,爱是生是死是复生。爱是那样永恒的东西啊,我只见过你三秒……可见到又不是爱到,我第一秒就爱上你了,可我的爱不止一秒。我的爱宛若化石——不,太脆弱,我的爱理应是空气。

  我从恒古开始,无时无刻,无处不在。

  我拥抱你大概会像舞蹈演员那样柔软的身躯,我亲吻你大概会细腻如瓷的面颊和脚踝。我触及你的每一寸都会尖叫,我只是想到你就已经癫狂到抽搐。但我对你虔诚得恍若朝拜,我从未想过会有你这样的女孩,哦,女人。

  我向我的教父倾诉这种困惑,我向修女嬷嬷表达这种难耐,但谁能给我答案呢,上帝都不能。

  写到这里,我才想到一句话,这句话你大概会很喜欢,你一定是那样直言不讳气势逼人的女人,你的眼眶里都是威严和寒意,肯定没有人这样说过你。

  我虽然没有到过北方,但西伯利亚的风一定如你一般,西伯利亚的狼才有你的眼睛。我虽然没有到过北方,但你一定是我的冬天。

  你会容忍我的啰嗦,我就知道,而且,哈,这就是我理想的结尾的地方。你一定不会问,我为什么对你了如指掌,你只会说,弗朗索瓦丝,原来你爱我——如果你知道我的名字的话。

  我爱你,我的女孩,我爱你未曾告诉我的名字,一个凛冬的名字。

FIN.

姐姐的情书——青宝宝入坑的礼物。

我觉得超没质量,难过极了,完全写不出当初准备给爸爸看的那种惊艳。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