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米】May your love never end/愿你的爱永不完结【四】

BGM:all you never say-Birdy


6.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只觉得脚下是潺流的水,黑白地砖是露头的顽石。阿尔弗踩在上面,脚掌打滑,恨不得一头栽进水里,站着远比前进更困难。我该再说些什么的,要是僵持在这里就大事不好了,阿尔弗盯着亚瑟的眼睛,结果只被一泓绿湖泛起的涟漪撞了回来。亚瑟的眼神让他愈发捉摸不透,他慢慢退回座位上,陡然想到,自己什么时候琢磨过亚瑟,自己从来没有研究过这个人。

 

  我永远只是在爱他。阿尔弗想,我除了爱他什么都没做过。然而,只是爱有什么用呢,他向上帝祈求勇气并得到了勇气,他终于对亚瑟说了“我爱你”,除了这句干瘪空洞的告白他什么都说不出口。还能说什么呢。

 

  说情话吗?19岁的阿尔弗只觉得,一切情话都敌不过这三个字。

 

  他用了这么些年来酝酿这三个字,好像要把它酿成最馥郁的酒,到头来也只说出了这三个字,可潜藏在三个字里一切亚瑟都不会知道,他念诵的时候甚至有些磕巴,把“love”的音发得很奇怪,也不知道亚瑟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怎么又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阿尔弗雷德小声嘀咕,抬头看向亚瑟。

 

  他紧张得不行,又紧张又怂,膝盖完全松懈下来,两条过于修长的腿缩回椅子下,哪怕有点挤,可他现在一丁点都不愿意接触亚瑟。这令人恐惧,真的,阿尔弗甚至准备好亚瑟在拒绝他以后,自己打个哈哈,好像这事儿就这么略过去,那只是个玩笑而阿尔弗雷德只是混蛋了几句话的时间。

 

  总好过混蛋一辈子吧。

 

  亚瑟的表情让他难过。乔西告诉过他,要是你从被告白的人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那多半就完蛋了。尽管这样的恋爱经阿尔弗完全不屑一顾,可亚瑟好像就是那样:眉毛蹙得能挤出拒绝这个单词,笑容全然不复存在。

 

  “我不能......”他看起来像在斟酌怎样用词才不会伤害到这个毛头小子,阿尔弗苦涩地想。“让我考虑一下,行吗。Alf,你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能这么快给你答复,这太草率了,我得尊重你......的决定。”

 

  这样的拒绝真是太像个大人了。他看懂了这种隐晦地拒绝,而自己肯定做不到这样:温柔,似乎很在乎,也似乎很不在乎,或真或假的拒绝。亚瑟看起来也是真的很为难。阿尔弗忽然有点难以置信地想哭,嚎啕大哭。太奇怪了,我可没这么脆弱,所以决不能哭,婉拒或是直拒,就是不能哭,就是——不能。他心想。我可是Hero啊,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固执地追求两情相悦的小女孩,以为我是乔西吗,当然不是。他在心里悄声说。然后平复了情绪,望向亚瑟深深的眼瞳。

 

  “你吓了我一跳,Jones.”亚瑟说。现在,他的嘴脸看起来可恶极了,男孩想,但还是那么该死地迷人。

 

  “总之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行吗?”

 

  好。阿尔弗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好,没关系,我们先聊点别的,然后过一会儿,现在也行,Hero会带你见识我的飙车技术。这比那通见鬼的兴冲冲的吓到你的告白酷多了。

 

  比任何不合时宜的告白都酷。

 

  最后一句话被他咽进肚子里,随着玉米鸡肉卷,橘子汽水一起卷进压抑着内脏的胃里。最好就这么过去,再也不要提起,永远不。

 

  爱上亚瑟没有向亚瑟告白这样令人痛苦,他听见自己的隆隆心跳,每次呼吸都在抽痛,好像从那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他的肺就被摘走了,此后每句话都只是声带徒劳的震动。

 

  他尽量把身体放空在狭隘的桌子和手臂之间,巨大的玻璃窗外已经飘下了雪。穿过睫毛和额发,视线像他努力克制的手指,从亚瑟的鼻梁滑向嘴唇。他喜欢的人把双手阖十,搁在下巴偏上的位置,呼出令他寒冷的温暖的气息。

 

  “我们出去逛逛吧,还这么早。”亚瑟说,“还有......再说吧。”

 

  他的语气很无奈,始终有几个单纯想不起来似的欲言又止,可他看男孩时眼神还是像之前,好几年前一般,宛如鸡尾酒的眼睛里还是充斥着那么多他形容不出的光彩。

 

  可就是没有阿尔弗雷德想要的那种爱。

 

  阿尔弗才明白这个人对他的感觉只是一个朋友的弟弟而已,甚至只是关系勉强不错的朋友,连要好都算不上。如果没有他的表白,这时亚瑟大概会问,“大学生活还习惯吗?”、“有没有喜欢的女孩?”什么的,反正就是站在长辈的立场上关心他的生活。

 

  这大概是他们唯一的交流点了。

 

  “我对这种事情很不擅长。”亚瑟认真地说,“所以你喜欢我......Um,爱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不清楚啦,但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

 

  “Ah?”

 

  “我不讨厌同性恋,我也谈过恋爱,也跟男人谈过恋爱,要是你谈过恋爱就会明白——”

 

  “Hero怎么可能没谈过恋爱啊!”阿尔弗大声反驳。

 

  亚瑟看了看他,“那你应该会明白吧,如果我也爱你,我们当然可以,我会说,‘I do.’,而不是‘me too.’,我不会随便跟什么人说我愿意的,我这个人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只爱一个人。”他叹了口气,说,“不过,哪怕我刚才说了那么多,Jones你还是太小了,有些事情我解释不通的。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他重复了一遍,每个单词都咬得死准,准得阿尔弗雷德要骤然暴起掐死上帝,掐死总统,掐死所有讲英语的人。

 

  亚瑟停了下来,阿尔弗雷德没反应过来,也没能及时刹住脚步,只能再往前一步。他回头,看到那个已经往三十岁走的男人开始倒退步子,好像发了什么毒誓似的绝不跟阿尔弗雷德再说一句话,眼瞳映出的满是漂浮的雪和一脸惨样的阿尔弗雷德。阿尔弗看着他一步步远离自己,步伐平稳而且毫不犹豫。

 

  他很快就走远了,阿尔弗已经看不到那双湖一样的眼睛,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形。

 

  “Until we could.”男孩对着那个渐渐消失的影子,一字一顿地说,“Until we could.”

 

 

 

 

TBC.

 

 

 

结尾那句话取自我看过的一个小短片,说的是同志亦是凡人,也是说米米坚信着某种事情,但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顺便这句话对应亚瑟文中的某句话,超明显,去找吧【摩拳擦掌【不要把读者当傻逼好吗x


卡分段卡死我了。

以及今天我本来要屠版来着........第二更还卡着,屠屁.........


有错字儿告诉我哟。

 感谢要给我画插图的 @APH小黑屋  @Riveal 


评论 ( 11 )
热度 ( 35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