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仏露】呀



  “我当时真的非常开心。阿尼娅·布拉金斯卡娅是我的高中讲师,又高又瘦,还白,还漂亮,一个紫眼睛的俄罗斯姑娘,看起来一点都不娇弱,比那些苛刻的男先生还凶狠,讲起道理来咄咄逼人,我好几次都被她吓到呢。


  “我开始以为是个饱读文学的书呆子,不过是气势逼人一点,所以她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还调侃了几句:


  “‘呀,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她生气了,说,‘哪有你可爱,弗朗索瓦丝,可爱得我想把你妈妈一起揍了。’


  “真的,她真的这么说起话来,语气比流氓还流氓,还是个有文化有素养的流氓,而且身为老师,从来不骂‘他*妈*的’、‘操*你’,而是‘弗朗索瓦丝她的妈妈’、‘你妈妈的怎么又高*潮了,弗朗索瓦丝’,我都不知道她跟我妈妈有什么矛盾,难道选举俄罗斯总统时我老妈从中作梗了?当然这只是玩笑,她不生气时就像隔壁那个亚瑟一样,严肃正经,好像整个欧洲大陆都扛在他眉毛上,可阿尼娅笑起来时漂亮得我眼睛都要瞎掉了。私下里她还是骂我,‘操*你个混蛋,索娅。’


  “当时我们班里几个男生就哄然了,这个俄语老师真是太他妈可爱太他妈凶狠了,好像这凶巴巴的姑娘是他们的女朋友似的。我反而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呀,果然是个好可爱的姑娘。


  “不过她的确蛮年轻的,二十出头吧,作为老师实在是年轻,知道她的学历后我就不这么想了,只想,真是个厉害姑娘,一博一硕,还拿过奖,论文在我们经常见到的几本以学风严谨著名的杂志上都有登载。这么厉害的人居然只是高中讲师,到底是有多想不开啊。所以我其实很尊敬很敬佩她,但尊敬这种东西是发自内心的,又不需要讲出来。在她眼里我大概是个女流氓,印象分一点没有,弗朗索瓦丝,操*你个混蛋。


  “后来我听她自己说,就是来找经验而已,也觉得高中生怎么也比大学生有挑战性。我当时就笑了,心说真是个斯拉夫人,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专治各种不服,怎么这么厉害?


    “高中是我过得比较充实的时期之一,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阿尼娅,大家都叫她布拉金斯卡娅老师的时候,只有我叫她的名字,但我实际上不是很坏的学生,对于很够在第一天自我介绍前就准确无误地叫出我的名字的老师,连发音都好得无可挑剔,我怎么会对她很坏呢?第一天我就爱上了她,我觉得世上只有她一个这样好的女孩了,就算有更好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第二天更爱,第三天我没见到她,但就像我这么多年也没有见到她一样,我还是跟昨天,前天一般爱她。我尊敬她也爱她,但就和尊敬一样,我很爱她,发自真心,从来不说。

 

“我已经爱她了,之后又更爱她,整个高中时期我都爱她,时间积淀出的爱比任何一种爱都牢靠,但我对她是一见钟情,岁月只是让我更加,更加,更加爱她。我对这份爱不假思索,毫不掩饰。

 

“再过了几年,我毕业了,可我也说了,就像我这么多年也没有再见到她一样,我跟当年一般爱她,现在再想起来,也一样惊喜。

 

“‘呀,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FIN.

 

 

 

没有后续,没有!【。

 

一个摸鱼要什么后续【写手们的坏榜样x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