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米】May your love never end/愿你的爱永不完结/【一】

一个小年轻的暗恋史,一个不良英到英先生的蜕变【不是。


尝试新的文风所以非常小言不要点【bu。


因为坑了长夜将至所以给老马的补偿,原谅我,亲爱的码码 @瘾者M 


下午还要一更【。剩余的情节放假慢慢cao【。


————————



【英米】May your love never end



1.


  他察觉到自己的性取向,是在12岁。乔西打扮靓丽地邀请他去某个家庭聚会。一半阿根廷血统的女孩一边说着,一边触碰他的手臂,水亮的眼睛不停地眨试图吸引他的视线,阿尔弗雷德盯着她纤长的睫毛和淡紫的眼影几秒,确信自己对这女孩没有丝毫兴趣。


  他被母亲打扮成小绅士或小英雄的样子总是很吸引人,乔西永远只顾着圈住他的手臂磨蹭,上下学时对过往的女孩们做鬼脸炫耀。然后央求他做这做那,把阿尔弗雷德当作最棒的装饰品。女孩们在这个年纪就喜欢比较青梅竹马,脑子里那点小心思萌动起来瞒不住任何人。琼斯家的孩子是这边街区最受欢迎的,活泼好动,笑起来像蜂蜜,邻居们就喜欢这样阳光的孩子。


  但这不代表他对排队毫无兴趣,女孩听到他的答复似乎雀跃得不行,非常强硬地要求阿尔弗一定要跟自己的哥哥、自己三人一起去挑选聚会需要的洋裙。


  阿尔弗雷德扯开她的胳膊,一声不吭地转身回家,似乎有些伤到她了,乔西瘪着嘴站在原地,几乎要哭出来。但没人会在乎的,他们只是自以为长大了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把受欢迎当做自尊和魅力的保证,乔西也不是他在乎的那个人。


  最后他还是掉了头,拉着11岁女孩的手请求原谅,并告诉她自己是因为不太喜欢跟比他高的孩子一起逛街而拒绝、生气。


  如果事情真的能这么圆满解决就好了。阿尔弗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着乔西,她很可爱,真的,并且有机会出落成一个辣妹,如果阿尔弗现在把她泡到手,读中学时他将是学校里最酷的男孩之一。但他想到女孩子的麻烦,就觉得当个酷男孩的代价未免太大,而且他又不喜欢乔西。不喜欢女孩,也不确定喜欢男生这件事真的会变好而不是变蠢。


  他喜欢跟长兄查尔斯一起玩,或者跟哥哥的朋友一起,他们足够帅气威风,会弹吉他和贝斯也喜欢同样的摇滚乐队,查尔斯身边除了一个性*感的女友外没有任何女孩。这让他很舒服,没必要操心女孩们为了一支颜色好看的口红或是他的某个兄弟吵起来,更别说洋娃娃和时髦短裙了。但这不代表他讨厌女性,她们足够美丽,非常动人,哪怕性格上有部分缺陷(不太能理解他的想法)却不令人厌烦,少数除外。距离家门几米远时,他抄在衣兜里的手开始摸索钥匙——没必要了,母亲在他找到之前便先一步开门——“Hi,mom.”


  “好啊,宝贝。我得出去一会儿,等你哥回来,别乱跑好吗?”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钻进门里,母亲飞快地亲了他脸颊一下,锁上门去往车库。她把车开出院子时,阿尔弗已经兑好牛奶麦片,趴在窗前看着那辆保时捷跑车碾过小径。没有网络游戏,没有书籍,更没有幼稚鬼才继续摆*弄的美国大兵。现在兴趣全无,然试图让自己更加期待下周的聚会,没能成功。


  乔西的身影又冒出来,他心说,这女孩就是要缠死我吧。于是有些烦躁,喝完麦片以后就更加无所事事了。男孩爬上二楼房间,捻起手指戳开电脑。是有那么些娘兮兮,不符合他的超级英雄风格——不过那个总是内*裤外穿的超人老爷看起来基多了。查尔斯在他的电脑上设置了类似“禁止浏览成人网站”的权限,他花了一个小时,轻轻松松就破解了。


  网页打开的瞬间他懵了半响,然后输入“gаy”、“Homese*xuality”两个单词。


  二十分钟后,介乎于震惊和困惑的情绪席卷而来,鼠标停留在最终指标上,好吧,是有那么点不正常,他是个纯的Homo。上帝啊?他没这么想,完全不惊恐,更多的是豁然开朗。


  “所以hero真的跟超人一样?”男孩喃喃。


  了解到自己喜欢同性这件事比他想得要轻松得多,毕竟从小到大都由查尔斯领在男孩堆里,坚实壮美的肌肉和开朗爽快的性格显然对他更受用。不过说到底不是任何人的错,对,都是偏见,每个人都有gаy的部分。了解归了解,他不能告诉父母自己特立独行的性取向,起码现在不行,他们很豁达但不代表会轻易允许自己的儿子从此混迹男色。他们会说,阿尔弗,你才12岁,不能就这么决定未来的人生。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小了,而且清楚的明白未来该怎么过。


  可能过程有点曲折。


  周末到来时,阿尔弗雷德在车上坦白了聚会的事情,查尔斯吹了声口哨以表祝福。


  “Huh!跟女孩们打得火热吧,可别丢我的脸哦。”大一点的那个琼斯说道,从后备箱翻出一件偏大的皮夹克给他穿上,“我会告诉妈妈你去James家写作业了,九点来接如何。”


  “一言为定!”他拥抱了这个好哥哥,查尔斯狠狠亲吻弟弟的脸颊作为回礼,“去吧,小hero,征服那群小丫头。”


  有关女孩的部分除外,阿尔弗雷德爱死哥哥的每一句话了。他跳下皮卡,觉得自己像个小国王,而乔西正在门口等他,一件新款式的裙子、眼影和发夹,简直可爱到爆。如果她是个男孩或自己不是gаy的话,阿尔弗雷德没由来地想,说不定自己会爱上她。



2.


  13岁,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喜欢的类型大概有个模糊的范围了。在他好几次对乔西产生好感后,把那个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告诉了她。她看上去被吓得不轻,当阿尔弗雷德以为他会因此失去第一个女性朋友或者更糟时,乔西忽然抓*住他的胳膊使劲摇,“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可想要一个gаy蜜了!”


  即使她总是那么罗里吧嗦,爱打扮,一副小女生姿态,阿尔弗也不得不对她展露一个感激的微笑。


  “好了,那你有喜欢的人吗?”乔西推搡他的肩膀,“别害羞。”


  “没有。”Hero怎么会害羞。


  “没有?!”


  他坦诚地点头,附带一个经典的美式耸肩。


  乔西瘪起嘴——她总爱瘪嘴,像个小鸭子——为阿尔弗而烦恼着什么,棕黑色眼珠瞪得大大。过了好一会儿,阿尔弗雷德开始厌烦和后悔时,乔西从台阶上蹦起来,皮鞋咯嗒一声,“好吧!总会有的!现在来谈谈这周五,可是我的生日哦,大部分男孩都会来,说不定你能在当中找到个男朋友呢。”


  阿尔弗雷德发出一声颓然无奈的长叹。


  “不过你得保证,不要爱上我哥哥。”女孩睁大眼睛,“你保证。”


  他一边拍着胸脯保证,一边又想,“我可不喜欢比自己高的男孩。”


  回到家,他趁父母都不在时,悄悄拉查尔斯出来谈话。“Hero要你保证不告诉爸爸妈妈。”“我保证。”查尔斯一个劲地揉那颗金发乱翘的小脑袋,“说吧,小弟。”


  “我喜欢男生,而Josh准备在周五生日聚会上帮我找个男友。”


  查尔斯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维持了半分钟,然后第一次露出了“糟糕了”的表情。阿尔弗雷德忽然有点绝望,哥哥恐怕会因此疏远自己,一个同性恋,怪胎,他甚至想象得到即将到来的苦难与恶言恶语。


  “没,别多想,小子。”查尔斯看穿了他,抓着耳后思索着,“周五是吗?”我可能没法送你去。不过我会找个人代替我的,放心,不是爸妈。”


  “别担心,小弟,我很开放的,所以一点也别担心,只要你还没严重到吵着闹着要穿裙子或者疯狂地看海绵宝宝,我就一直站在你这边。”查尔斯重重地锤了他一下, 大笑起来。



  升到中学后,他的时间变得更少了,没法看书也没法玩电脑,并且有着文学课这种比数学课更可怕(可怕得多!),也更枯燥的课程。阿尔弗觉得自己迟早要睡过去,眼皮沉重而眼前出现了恍惚的白色斑点。在纸张上来回晃悠。他从抽屉里摸出IPad,接上耳机消磨时间,或者让自己睡得更安稳惬意。


  乔西小一岁,还在读小学,所以他免不了地迟到一会儿,要是查尔斯没找到个靠谱的人,他会迟到更加,而女孩绝对会生气。


  所以一打铃抓起书包就冲出去,用上了他在体育课上跟詹姆斯争夺短跑第一的力气,待到他气喘吁吁地跑门口,大部分学生还呆在教室里。好吧,这是有点过分张扬了,他承认。琼斯没找好一会就发现了哥哥请来的Mr.Driver。


  他应该是个少年,比阿尔弗打不了多少,皮夹克、破烂的牛仔裤、金发用发胶捋起半边,靠在他老哥的皮卡上,看上去高高瘦瘦的,不过小阿尔弗的注意力停留在少年的绿眼睛和柔软的嘴唇上,要是他出席派对,天呐,绝对能掰弯一片。所以他看呆了,直到少年抽完嘴边的半支烟,对发愣的阿尔弗雷德招招手。


  “CharLЕS告诉我是个穿皮衣的超酷的小男孩,看来不假。”他摸*摸阿尔弗的脑袋,“上车吧。”


  他的眼睛算是臻绿色,虹膜还有点偏蓝,阿尔弗雷德目光黏在上面,好像那藏着只开屏的孔雀。少年注意到他的眼神,笑了笑弹开烟蒂把阿尔弗送上皮卡前座。


  “你可以叫我Arthur。”少年从另一侧上车,阿尔弗能看到他仍在微笑,熟练地用手在方向盘上摩挲一圈,没有再把视线投过来。


  “Alf......”


  “我知道,小Jones。”他说,踩开离合器之前又揉了揉阿尔弗的头发。而孩子聚焦在他那头沙金色、因为使用发胶而变*硬的发丝上,比自己要漂亮得多。他凝固在亚瑟的一言一行中,打方向盘时衬衫下的一截手腕,专注于行车时紧抿成线的嘴唇。这一年里他浏览过很多网页和杂志,知道性*感火*辣可以用在什么身上,少年鼻梁上还有些小斑点,嘴边冒着点点黄色的绒毛,男孩天真地以为那是种美、性*感、帅气,绝无仅有的,魅力无穷的。最后他决定忽略乔西等会儿领过来的男孩们,而回到家时,他会在日记里写下。


  我想我爱上了亚瑟。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78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