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仏英(娘塔)】荒凉山庄[二]

http://  娘塔利亚:弗朗索瓦丝x罗莎


  跟同名名著并没有关系(。


  这更非常短、烂。 


BGM:【燃情岁月】The Ludlows


■■■荒凉山庄■■■


■■二■■


  罗莎离她远远的,正攥着马缰在深草里慢步。弗朗索瓦丝过去时,她傲慢地策马抢先。


  “瞧瞧,索娅。”她得意起来就是个典型的柯克兰,但马裤上沾满草屑和泥浆,发间夹着几片零散的树叶。某个方面上讲,也算不得多典型。


  “你是想让我瞧你胸前那对小苹果,还是皮包里那颗。”弗朗索瓦丝回答,她脸上得快意几乎立刻就消失了(却更可爱了),噘这嘴从腰包里拿出手帕裹好的苹果,并递给女人抢先道,“闭嘴,索娅,我不想听你说任何情话,和任何昵称。”因为我更情愿你说我的名字,她没有说,我想那串音节从你的口中脱出,它们会比往常要好听得多。


  但弗朗索瓦丝跟那种窃人心语的女巫没什么两样,“罗莎,你现在不但不像个公主。”女孩挑了挑英气的眉毛,她顿了顿,“反而像个马厩小弟了。”她隔着手帕捏住苹果梗,却好像捏着首饰般慎重优雅,法国女人做所有事都如这种不平不缓的节奏,优秀的浪漫品质沉淀在骨子里跟英国人与生俱来的严肃一样。


  “我知道你想让我看什么。”法兰西女人补充道,罗莎因为沮丧而落下的双肩瞬间又挺直起来,绿透了的眼中的傲慢便又回来了,但这次较于上次笑意更盛,“来吧,索娅。”她说,对弗朗索瓦丝伸出手掌,“你为什么不牵匹马来,那样我们便能去山下逛一圈。”


  “一匹仅足,亲爱的。”弗朗索瓦丝翻上马,黑裙深邃,裹住脏兮兮的皮靴,罗莎笑笑,她也笑笑,手臂绕着戎装女孩的腰身,“你要看那些红白相间的房顶和跟你眼睛几乎同色的湖水吗,亲爱的?要启程去人间吗?”


  “当然。”罗莎说。


  “我后悔了。”当她们骑着那匹枣红色的马来到山脚时,当她们面对拥挤到必须下马的人流时,罗莎绝望地嘟囔道。


  弗朗索瓦丝只是笑,带着她转过马身,往来时的路上策马奔腾。女孩什么也不说,只是跟随着她裙摆摇动的旋律,浓密的绿色从她们的视野两旁开拓。她紧靠在那个生性高雅的女人怀中——不是依偎——稳坐于鞍上。如同荆棘一般纠缠于弗朗索瓦丝的身体,她们是两朵不同风采、时节的花,却对对方伸出藤蔓。


  她发现罗莎也在笑时,几乎攀登到了荒山的顶峰,世界与她们的家尽入眼底。她的笑好温柔,弗朗索瓦丝想,绮丽暧昧的想法令她呼吸困难。于是她亲吻罗莎,在柔和的光下,以全身心的爱恋去亲吻她,那朵拥抱她的、拿捏她的花。


  “亲爱的,谁说我们要在山下看。”


  “这跟你刚才说的可不一致。”罗莎舔舔她的嘴唇,“我们到人间了吗,索娅?”


  女人闭口不言,罗莎转过头去,发尾扫过她脸颊。


  一如过去无数岁月化作的流星般扫过。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