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极光与你

摸鱼群第十九周周练


一个小小的污【不是


  他点下发送键,鼠标滑吅到关机键上。咖啡和成堆的建筑模型把他的脑子搅成一团,好像往水桶里倒入颜料般扩散开来,又如绞索般得扼住咽喉无法呼吸。临也关上电脑,踉跄着走到窗台边坐下,腿上的血液渐渐回流,配合着暖气的湿吅热感让他呻吅吟出声。


  极夜里很难看到在外活动的人,空荡荡的雪地和昏暗的色调让他想到了性吅爱——在这个见鬼的寂寞寒冷的科考站里,这可是日常。——不可忽略的还有极光,那些粒子在天际渐渐扩散开来。即将消失。他的手沿着小腹移下,挑开金属扣和紧裹的布料。热度从手心传来时他把头抵上玻璃,两种极端的感觉令他喘息不止。接下来几次揉蹭和抽吅弄中他觉得自己快射吅了,玻璃被他的气息模糊,从而那些即将消散的光线也不清不楚。


  他用双手包裹自己,指尖活跃在性吅爱衍生出的头和身,期冀着在极光消失的瞬间迸发。但这没用,临也在混乱中伸出一只手抹开雾气,另一只手对付着坚吅挺的下面。极光不知在何时便失去了踪迹,这使他丧失了一部分趣味,尽管这趣味不太恰当。因为极夜也快结束了,而这大概是他今年最后一次见到那些光芒,男人从嘴里吐出几句含糊的咒骂,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不久之后,他们会陷入漫长的白昼带来的忙碌中。


  飞机划过的轰轰声让临也一个激灵清吅醒过来,他仰头去看,手上不停,连喘息也愈演愈烈,好像燃吅烧似的榨空他的肺。舷梯放下来时再次吸引了临也的注意,那是当然,飞机上下来的人说不定是他的同事。不过他仍旧沉浸在性这潭水中,花了不少时间才定睛去看。


  金发的男人率先走下来,他似乎比所有人穿得都要单薄,在南极算是单薄了。临也看不清他的长相,稍后男人举手阖在唇前,好像要往里吐出几口热气,或是抱怨这地方冻结似的冷。继续在雪地中跋涉。他几乎要听到他的叹息了,平稳却急促,一点一点地闯进来。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射吅了,浸染在一片白色中,肉吅体随着小死亡的濒临而震颤、痉吅挛,黏吅稠温热的液吅体沾满掌心。像一捧半融的雪。全因为金发男人隔着遥远的雪白投来的目光。


 


Θ:法/国/人将做吅爱时的高吅潮比喻为小死亡。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