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仏英(娘塔)】荒凉山庄[一]



  娘塔利亚:弗朗索瓦丝x罗莎


  跟同名名著并没有关系(。


  本章NC—17(不算吧


  依然单元剧的套路,我大概会把所有对古欧娘塔仏英的幻想全塞在这里。



******


  【仏英】荒凉山庄[一]



    足够暖和了。罗莎想,一边蜷起从裙中露出一截的小吅腿。实在是太冷了,所以她止不住地往领口揉搓。手指也揉搓。弗朗索瓦丝还是那副打扮,开领,结在手肘的中袖。黑在她的肌肤上流过,带着种巧克力的光泽。罗莎又缩了缩身子,几乎要把自己钻进那堆绒被里。


  壁炉里炸出了细微的噼啪声,好像煮沸的蘑菇奶油汤。她有点饿了,只是仍不愿脱离被天鹅绒簇拥的温暖。弗朗索瓦丝正了正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在此间隙中对罗莎递过一个意味深远的目光。


  “索娅……”她开了嗓,用粘吅稠的声音叫起女人的名字,“你难道就不冷吗?”


  “甜心,这屋里已经足够温暖了啊。”弗朗索瓦丝起身走开,谨慎地避过掉了满地的鹅毛枕、坎肩和丝吅袜。最后她把罗莎从一堆杂乱的颜色中拉起来。你可真像只懒散的天鹅。她说道。


  “不许你说我懒散。”而罗莎又的确是慵懒地看了她一眼。


  “那好吧,甜心。”


  “好好叫我的名字,索娅。”女人再次横了她一眼,任命似的摊到在软垫上,“索娅。”她呻吅吟似的呼唤弗朗索瓦丝,如果不是因为那双绿眸里没有丝毫情绪,她几乎要以为她是在求爱了。


  罗莎换了个更舒服的侧卧姿势,弗朗索瓦丝把手伸进她的裙底。既不反抗,也不算顺从,她支起左腿,像是跳芭蕾一般撑直到脚尖,绿瞳中兀地跳出情吅欲的焰火。弗朗索瓦丝会意似的往里更进一步,大片细腻的肌肤粘在掌心,她触到了柔软的丝绸和蕾丝腿圈,指尖勾着,又弯曲起来搔抠。罗莎便挑起了眉毛,“再近点。”


  她热了起来,因为弗朗索瓦丝的抚摸和探索,连带着体吅液也丰沛起来。而弗朗索瓦丝的掌心本是冰凉的。她拽住那女人的开领,把她拖至乳吅房上方,好似搂抱一般。女人的手插在她层层的裙中,并缓慢摩挲着往上带动布料。她的手最终到达她的乳吅房,湿吅润,炽吅热,热流忽然涌遍全身。


  她揪住弗朗索瓦丝的袖口,嘴里满是模糊的哼声,而对方甚至没有取下眼镜,好整以暇地刺着她的身体。


  暖和,倒是暖和得很。罗莎控制不住地去咬女人的嘴唇,她的舌头——她们互相吮吅吸,吻得缓慢而深入。但弗朗索瓦丝只是再吻了吻她的额头,舌尖滑到鼻间的位置。你在磨蹭什么,索娅。她微眯着眼,弗朗索瓦丝在她眼中化成了一道阴影,高雅且神秘。罗莎有些迷乱地想,“你好像我见过的哪颗流星,哪朵玫瑰。”


  “你才是我的玫瑰,甜心。”弗朗索瓦丝抱起她,她的口腔温暖至极,又好像刚刚在里面融化了糖果似的甘甜。罗莎舔吅了舔上唇,隔着裙衬去抓弗朗索瓦丝的手,被她的体温温暖的一双手。


  弗朗索瓦丝笑意盈盈地望向她,手指却在律动,抽筋似的,演奏似的。她的全身都在抖动了,为了与弗朗索瓦丝保持同一节奏而震撼、颤抖。


  她默念女人的名字,似乎这会为她带来什么,快吅感,或者力量。弗朗索瓦丝在脱她的长袜,握住脚尖的顶端拉下,好像剥开一层蛇蜕,而她已远不能如蛇一般柔软,她紧绷着。因为另一只手在她体内行得更远。

 


  最后,她到达高吅潮,而女人脱掉她最后一件衣物。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