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玻璃瓶

周练搬运,段子。




你是我的整个世界。





  他站在壁橱前,停留了好久。幽说让他去取一件礼物,但除了一扇小小的门,什么也没有。他也进不去,只好笃笃地敲响矮门。过了好久,静雄开始不耐烦地磕着鞋底,来回踱步时,门挪开一拳宽的缝隙。盒子稳稳当当地停在他的掌心,静雄愣住了,这是幽的礼物?神经粗大的男人倒是懒得去纠结。


  那是个小小的玻璃瓶。既脆弱,又美丽,攥在手心时,静雄想。真的太脆弱了,只需一根手指的力道,就能按碎它,而内在又几乎被砂砾填满,缝隙里鲜少流露色彩,这些砂砾下面藏着什么,珍贵也好、廉价也好。哪怕里面是宝石,但它的外在就是漂亮的玻璃。静雄想要打开它,就得捏碎它,因为它没有瓶口。真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跟毁灭画上了等号。


  他将它放回盒子,高高摆在立柜上。这件礼物成了他心头悬空的石块,无时无刻不担忧着它是否会破碎,又期待着它碎掉。直到有一天它真的碎掉了,毫无征兆地,真相暴露出来时,静雄却没什么感触,他甚至没有去看砂砾下到底埋着什么。折原临也从新罗那里听来这件事,只是笑了笑:因为小静你想要看真相不是吗?所以它就碎掉了,但其实真相什么也不是,它的内在就是一堆沙子,但它不能说话,但你是它的一切。


  静雄没法反驳,临也的描述简单刻薄,让他有了一丝微妙的负罪感,这种感觉也无法认真考据,矛盾起来时让他有种对待折原临也的错觉。它真的太脆弱了,是吗?它的毁灭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谁也没法解释。


  它没有瓶口,它没法宣泄。


  偶尔他想起那支玻璃瓶,想起折原临也辛辣地嘲讽,会觉得真他妈搞笑啊。他没法告诉自己,他的内心如人类一般,他是个脆弱的人类,他的坦率等于毁灭。


  他是折原临也。


评论
热度 ( 13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