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七日



摸鱼群周练搬运





折原临也死在了昨天。


静雄不想去回想那个昨日,既不痛苦,也不惨烈,更不悲伤,是正常死亡。对于情报屋来说最不可思议的善终。早在几十年前他们的关系就不是针锋相对的宿敌了,在全池袋都猜测平和岛静雄会如何杀死折原临也时,一个宣誓般的拥吻为这场对手戏画上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句点。


葬礼结束地第一天,临也从他面前走过,惊得年迈的池袋最强差点心脏病发作。他理所当然地跟上去,最后他们走到原来良学院,临也在门前站了好久,他还是那么年轻,黑外套衬得他面目白皙。静雄想,说不定是死跳蚤想要重温旧梦。


折原临也什么都没说,他甚至没有向静雄这里投来目光,静雄眨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了。


第二天静雄正往购物车里塞着乳制品和蔬菜时,折原临也又出现了。这次对方换上更为眼熟的装扮,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抱着食物。


他急匆匆地在对电话那头说着什么,然后又急匆匆地走过,静雄只看见他的嘴唇开阖,脸上永远面带微笑。直到一个错身。


折原临也又消失了,静雄往车里扔了块巧克力进去。


静雄觉得折原临也第三次出现一定吓不到他,他起了个大早,天没亮就走上街头。濛濛的光越过钢铁巨人的围堵。折原临也站在一个贩卖机前,像是早早就等候在那里。


静雄把手插在口袋里等他过来,像很久以前那样走过来。


对方眯着眼笑了一笑,静雄挺抻腰杆仿佛一杆标枪,然后他低下头,刚刚好的距离,他觉得自己的额发都快触到对方的眼,距离他们唇角相接还有很远。临也就消失在晨光中。



第四天临也坐在床边攥着小刀正准备戳下去;第五天他看见对方眼角泛起皱纹;第六天折原临也坐在沙发前止不住地咳嗽,一边咳嗽一边拿刀子捅着苹果笑。


第七天静雄觉得会是个好天气,天㬤得仿佛个别时候恋人湿漉漉的眼睛。他坐在临也旁边,望着已经老去的犬猿之仲臭着脸敲打膝盖,下一句就要冒出几个抱怨的词语一样。


但临也既没有抱怨,也没有回应自己。静雄挪开目光时,他已经睡着了。


Fin.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