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Rekindle the past romance(旧情复燃)


#静临#  
BY:棠


摸鱼群国庆副本的小修改版本w




  缆绳在空中飞起,抛到了静雄手中,稳稳当当正好落在手心。他抬头把视线放到率先登顶的男人身上,虽然正背对着自己,不过想也知道对方的眼和嘴角都弯得得意洋洋,收不住地笑。

  用不着猜,折原临也一贯如此。偶遇般的重逢哪怕出人意料,却也不算坏。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快十年不见了,年龄慢慢逼近数值三那条线段,平和岛静雄在没有折原临也的侵扰下如愿过着社畜一般的生活。反观折原临也,一如既往的穿衣风格,正裹紧绒领大衣左顾右盼,除了眉梢眼角多出来的成熟慵懒,几乎看不出变化。

  对方如今在哪里定居生活状况如何,静雄既没有问,临也也懒得主动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乏味了,尽管如此也比高中时期那样狂躁的争锋相对要好。岁月抹平了锋锐,如果说曾经的他们是陡然踏入犬猿之仲的深渊,现在的他们就是还有点棱角的两座山,相处仍然不愉快,但至少不会危险且致命。

  起初根本没注意到,一身黑漆漆着装的男人在人群中与他对视一眼,鼻尖索绕一股奇怪好闻的味道,无外乎似成相识,但除此之外还真没有什么熟悉的感觉。

  “该怎么说呢,好久不见?”临也把围巾揉进行李箱,“我想小静一定觉得再也不要见到我才好吧。”然后把拉杆往静雄手里一塞,“听新罗说,你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了?嘛,那就来做个小测试吧。”

  他笑着再接了一句,“你的怪力不好好利用还真是可惜啊。”

  

  眼前摇晃的玻璃瓶拽回了他的注意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牛奶被手套捂得严严实实的一只手推到面前。

  冷得呼吸都要结冻了。折原临也一边抱怨,一边往杯里斟了小半杯白兰地。跟过去的折原临也相差太大了,静雄透过玻璃上的反射去看,折原临也像是在冲他笑。他发现了。视线从睫毛下投出来,回报他的注视,静雄只能遏制自己不与之相冲。他不断对自己强调:说不定呢,折原临也变了很多,他们也许能好好相处也说不定。

  “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好心。”静雄揭开盖子却没敢下口,“以前你在我的牛奶里放盐,喜欢恶作剧的临也君。”

  临也端起报纸,一本正经在读。他知道那人在等他的反应,隔了好久,玻璃上蒙了薄薄一层雾,临也从报纸下面露出一双眼睛——那身臃厚的衣服让这个动作显得很可笑——他咂了一口酒液,“那是我心情好的时候。”

  临也又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颗锡箔包裹的方糖,摘下手套,剥开了包装扔进牛奶里。扑通一声,他继续说,“我现在对小静你没兴趣。”

  这不意味着他们能成为好朋友。

  他把报纸翻了个页,静雄愣了一愣,开始往嘴里灌牛奶,他想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大概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犯病作死。”但是他忽然就喝不下去也想不下去了,咸得苦涩的味道覆满舌苔。折原临也笑出声来,换做以前静雄会掀翻桌子再把牛奶往对方头上一摔,恶狠狠地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见鬼去吧,临也同学。最后他既没有掀桌子也没有摔瓶子,把含得温热的牛奶咽下去,推过瓶子淡淡地回了句谢谢。他凝视着折原临也的笑眼冷了下来。

  “啊啊,小静总是这样。”临也收了表情坐回原位,安安静静地继续看报。想不到他们也有这样和睦相处地一天。

  乔恩从钻进帐篷里,提醒他们队伍即将出发。他是个好领队,人人都喜欢的那种老好人,临也说这是他在美/国认识的熟人,静雄忿忿地说就你这样的人品能跟这么好的人做朋友?临也反驳了句:连小静这种怪物都能跟人类好好相处,为什么我不可以。他们的确同过去不一样了,渐渐地也能从不断地吵架、忍耐怒气,到互相调侃,没事损损新罗和池袋旧事。不过这能算得上是友好的再会?在没有漫天飞舞的体育设施和扎堆的不良高中生的情况下,算是个良好的开始吧。

  

  冰/岛天气好时,能看见偏紫的云下被晕蓝的冰山,他们选择了索/尔/黑/马,火山灰渲染出的白黑山峦像颗未作打磨的玛瑙石,它是冰原吐出的长长的舌,横贯其上。上午他们就登上了山巅,除了中途的颠簸地带耽搁了些时间,实际上他们只花了一个小时就“享受”了高峰的凛寒和夹杂着砂砾、冰碛的狂风。

  惊喜被放在了下山的时候,他们挑了条偏僻的路,袒露的黑灰色土地在雪中开出一匹令人惊艳的道路。或大或小的温泉眼升腾高温,几乎将两侧零零落落堆积的雪融化殆尽。

美/利/坚青年念叨着他的上帝,静雄左右环视,临也不知道跑哪玩去了,几分钟之前对方还准备发发神经从山巅狂奔下去。折原临也只是找到了一处宝藏,比山脊上的那些更诱人,相比白熊藏起来的珍馐还要珍贵,他脱开皮手套往水中一捞。让外面那些水坑见鬼去吧,它滚烫而宽阔,通体湛蓝,远比那些露天的温泉更漂亮。男人往峭壁上钉了个铁钉,飞快地脱下衣裤挂好鱼跃入水,正好避免冻伤。

水温比他想的更高,以至于临也觉得自己快脱掉一层皮,而他只是全身被染得通红。靴子碾压雪堆的声音传来时,他露出微笑,破开水面——静雄躲过那些倒立的冰锥来到他面前,他甚至有些玩味地端详金发男人:他的样子狼狈极了,肩膀上淋着细碎的雪,已经融化成湿漉漉的一片,连同他灿灿然的头发。临也噗嗤一下笑出来,说小静难道是专门来找我的?不置可否那一瞬间他觉得平和岛静雄像只在河里溜达一圈的狮子,用并不友善的眼神在他四周扫来扫去。

“难道你不觉得冷?”狮子甩甩脑袋发问了。

“难道你没有发现这儿是温泉?”临也趴在池边,真的不冷,即使放眼望去这片区域包裹在厚厚的冰层中,天然的冰室,不过温度足够。暖和得两人头上蒙上了薄汗。

“你的眼神真够恶心。”

静雄凝视这个人,他第一次觉察到这具身躯的美好,海豹一般撑在地上挺立上身,他的腰窝盛着水,像是水汪汪的一只眼,静雄听得见穹顶水流滴下的声音,嘀嗒嘀嗒,它淌过发梢,在颈肩交接处一分为二,一半流进肩窝,一半顺着背部曲线汇聚于眼湖。他还看见口腔喷出的呼吸和白雾混淆,它们覆盖在折原临也身上,温柔得像是手掌;秀气的鼻尖挂着滴快要结冰的水,他想用嘴唇融化那里。

所以折原临也扬起头时,他理所当然地蹲下吻他。

“你什么时候看我不觉得恶心,临也君。”

他捧着折原临也的头,把手指深深插入黑发,他迫使对方维持这个姿势,而对方也乐于自己的主动亲吻,试图让他更加贴近。他们在用舌头打架,久违地。

“我想你该下来。”临也说,“我可不喜欢用嘴巴跟你干架。”

“裹在水里干你?”他笑着摇头,“我可没有你那种恶趣味。”

“说不定是我干你。”折原临也说着,静雄脱掉防寒服和长裤。他被犬猿之仲拽着衣领拖进水里,溅起一片热辣的泉水。

换做普通人,离开温泉时无遗是个凛冬来袭般的噩梦,他忽然有那么一下子庆幸自己的怪物体质。当他亲吻着临也的锁骨和隐隐约约的胸线时,头顶有个声音在问,“这算是Rekindle the past romance?”临也把手指压在他肩上,他无法抬头回答,只能紧贴这白瓷色的胸膛低语,他的耳语化在对方的心跳中。



Fin.

评论 ( 8 )
热度 ( 51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