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周摸鱼群周练搬运




怎可怪彼此心口不一

史密斯夫妇paro


“我们结婚大概有五年了。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也许是对生活丧失了过往的激情。”金发男人敲了敲膝盖,字斟句酌的准备着下一个问题的答案。“最近我发现了问题所在,与此同时我和他的一些秘密也暴露在彼此面前……”


“最后再问一次,您真的爱他吗?”


男人露出温和的笑容: “我爱他,并且我相信他也爱着我。”


“很抱歉,我没法解决你们的问题,平和岛先生。”


“当然,我也没指望能这么轻易解决……”男人顿了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放在耳边,良久之后才开口答道,“好,我明白了。谢谢。”然后他起身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


“这是最后一次了,非常感谢。”


———————


从刚才开始就非常焦躁,女孩们在工作的同时也觑着折原临也,是的,焦躁,极少出现的一种情绪。男人在中心桌前来回踱步,不断抬头去看大屏幕上的调查进度,往往看了第一眼他就不得不扭开目光。


与女孩们的主观臆断不同,现在纠缠着临也的,并不是所谓的急躁之类的负面情绪,而是一种名为兴奋的情绪在主导他。那份太过完美平和的婚姻一度让他丧失了这份激情。


“真是有趣啊。”男人坐上转椅,像个无聊的上班族一样在大厅里到处移动,“小静真是永远都不会让我感到乏味呢。”


“查到了。”


他停下了有如神经病一般的活动,接过那张薄纸,这张纸上的东西意味着他的婚姻即将破灭,不过这种无趣的东西怎么都好啦。


“因为比起那些虚伪的日常,我跟期待现在的小静哦。”


男人从那种亢奋中清醒过来,沉默地从桌下抽出枪支把玩,纸张被他抛于脑后,整个大厅里因为他的沉默而变得阒静,女孩们不约而同的停下工作,转而将视线放在他身上。直到清亮的歌声打破这份寂静。


临也看清号码后,迟疑几秒才接通: “晚餐?那就七点吧。就七点,我会准备好等小静回来的哦。”


接完这通电话他就把手机就扔进了焚烧炉,转身对注视他的女孩们击掌。清脆的掌声混着爆裂的噼啪声,像是击破了什么东西一样。男人咧开嘴角——


“亲爱的小姐们,该准备晚餐了。”



——————


该死该死该死,那个死跳蚤。静雄一边在箱子里刨一边咒骂着讨厌的伴侣,即使他提前回来也没能阻止临也把自己储藏在家里的所有武器都搬走。


庆幸的是他的身上还带着防身手枪和几只弹夹。他就这么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待,六点很快就过去了,当他猜到了恋人所谓的晚餐之约不过是一个谎言时,他心烦意乱的正准备打开电视。


嘀嗒声那么合情合理地在他耳边响动了一会儿,静雄先愣了一下,随后连滚带爬地冲出房屋。等他跑到花园中央时,气浪甚至比他跟率先到达,草地上的树栏被一同掀翻在地,身后他和临也的居所像是发了疯一样燃烧,蔓延到园子里的火势带来焦热的浓烟。


他太了解折原临也了,临也也太了解他了。


汽车从拐角甩出来,轮胎与地面摩擦出的尖锐鸣响刺耳得让静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司机,他现在灰头土脸又满心躁郁,可是汽车就在他面前停下。


车窗缓缓降下,他的伴侣好整以暇的摘下墨镜冲他一笑,“嘿,小静,晚餐好吃吗?”


“绝对,绝对要杀了你啊!死跳蚤!”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