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周周练搬运。

各种状态下的静临。





1.日常 


  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了吧:他在街上偶遇平和岛静雄,二话不说大打出手,高空飞行的各种物体代表着池袋已经成为两个人的战场,充溢暴力的肢体表达对两个人的关系表达得更加清晰。


   关系为犬猿之仲,不需要太多解释。 


  自动贩卖机兀地降落在面前,自己几乎是贴着物体后跳,平和岛静雄手持武器踩过自贩机突进,以至红色表面凹陷,伴随着水泥地面再次开裂,崩塌出蛛网般的沟壑。


  折原临也甩出小刀,刀刃破开一道让人满意的弧度,挑逗似的切掉领结和咬瘪的香烟。随后继续闪避,自己可没有愚蠢到和平和岛静雄正面作战。


   “混——蛋——,不管你今天到底有什么找我的麻烦,弄坏我的弟弟送给我的衣服!你已经做好被我捏死的觉悟了吧死跳蚤!” 


  “比起让自己直面这种血肉残骸的真相,我跟愿意杀掉小静,毕竟怪物对于这种事情要更加得心应手吧——” 





2.撒糖 (非原著私设) 


  骑士对于孩子总是很宽容,至少在外表上,偶尔中的偶尔,折原临也会表现得像个蠢爆了的小朋友。他很清楚地认知到:这是条龙,也许有点恶劣,却不是十恶不赦,那些他祖先犯下的过错并不能施加到他身上。这点大是大非他还是可以明白的。 


  至于身具种族天赋的聪慧的龙在某些事情上犯蠢,静雄颇为好笑的回忆着。


   折原临也不会整理头发,虽然他睡觉的时候安安稳稳,嗯,比这个人醒着的任何时候都要安静可爱。可是一觉醒来脑袋总会乱糟糟的,又蓬松,黑色短发几乎搅在一起。


  这幅狼狈的模样被静雄逮住了,可是很无奈—— “哇,小静是在砍树吗。我的头发可不是树枝!”


   “既然求别人帮你整理头发就闭嘴吧。”骑士嫌弃地拽了拽其中一团发疙瘩,“比起树枝你的头发更像树枝上的鸟窝。” 


  龙颇为不快地皱了眉头,继续他的刻薄评价,而静雄则不厌其烦地解开一团团纠缠不休的发丝。 所以说骑士对于孩子总是很宽容。 




3.绝望时期 


  他记得迈克对汤姆局长说的一句话。 


  “可是一旦真的进入某个人的内心世界,我想你我都很清楚,那儿总会有足够的伤痛存在。” 


  折原临也认同这句话,却又对其饱含敌意,的确有一些伤痛足以伴随终生,不过,很少有人可以进入自己的内心深处,或者说是没有人。这就造成了一种悖论。 


  现在的情况该怎么说呢,折原临也失去了人类,平和岛静雄失去了安稳生活(也许从未得到过),他们分别丧失了重要的东西,现在那儿有足够多的伤痛了,然而不能派上什么用场,因为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噢,还有断壁残垣和充当食物的动物。 


  你的确可以通过弱点击败敌人,但是之后呢,你将一个人承担整个世界的孤独。 这不行,这对于任何人说都太沉重了,至少这份荒芜压垮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不成问题。于是他们做出了选择。 




4.神经病x 


  喂,你真的是平和岛静雄? 


  方位明确的光穿刺层层防护:玻璃、人流还有钢筋铁骨,不过也仅仅是在落入街道前被阻隔到了大厦中间,笔触锋利得像刀,拦腰砍断绚烂的投影,越往下则越阴暗。暮紫和浅调的孔雀蓝糅合在一起,边缘却刻得很深,一条不蓝不紫的线横隔出云的轮廓,澄黄将其稍微虚化。最后像是胡乱在天际点了几笔,这片云看起来不伦不类的。 


  我难得用上比较沉重的语气,并且重复了第二遍。


   是的,他说,咬字有力带着满满的自信,我是平和岛静雄,那又怎么样,最该了解这件事情的难道不是你吗,临——也—— 


  回答如此明确,耳朵仍嫌不足。我深信自己再张口询问,男人一定会不耐烦地调用起他的暴力,野兽那部分将充分完整的运转起来。所以重物从对面跃起、停滞时,身体做出了相应的反应躲避伤害。


   喂,你真的是平和岛静雄?是的。 


  是的,可我否定这个答案,不需要任何理由,即使从各方面看,男人都符合名为平和岛静雄这个名词。我否定这个答案。因为这并不是真正的平和岛静雄,他被另外一个人代替了,即使我无法道来理由。至于那个人是谁,我可没兴趣了解,大概只是个无聊的真相。 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吧,所谓冒充者的你,究竟是如何做到和怪物一模一样又倏地展露破绽的呢。我很好奇,也许你是个人类,不过你伪装成了平和岛静雄,那么就要准备接受作为怪物的日常。




 5.色气x 


  他们正在酒吧厕所里做爱。 脱掉了上衣之后似乎更加情绪高涨,舌尖骚弄着耳根,临也以一个热烈的吻回应静雄,舌尖纠缠在一起,唾液间混杂着酒精的辛辣和未知的苦涩。对方的热汗渗透鼻尖之前临也隐隐约约看到了白色粉末。果然还是小混混,警官暗想,这种灰色地带除了狗屎就是番茄酱,还有女人和毒品。


   然后男人报以更加粗野的热情,沟壑布满的手掌覆住后脑,不可拒绝地深入这个吻。 


  双方都表现出一种急不可耐的状态,乃至皮带扣子刮着小腹总是无法脱落,热切不得解放。在间隙男人撩开黑发凑到耳边:“喂,你是条子吧。” 


  “虽然你不可能是个好警察。不过,这种地方少来吧,那群猪脑小子们可不会像我这么豁达。”


   “作为草履虫,你夸自己来也毫不含糊啊。” 


  静雄再次在唇齿间禁锢住他,临也瞟见垃圾桶里的薄玻璃纸。好极了,小静,性贿赂加上海洛因,老老实实地在监狱里度过下半生吧。 ————————FIN————————————

评论
热度 ( 17 )

© 一濑 | Powered by LOFTER